当前位置:首页 > 發財熊貓 > 二更第一章 湖四零辟邪出江

二更第一章 湖四零辟邪出江

2023-03-21 00:37:03 [大鱸魚濺水] 来源:內丘新聞網
    求訂閱,求月票,各位大大,均訂現在慘不忍睹呀!!!    福伯咳了兩聲,道:“小少爺可千萬別這麽說。若是沒有林家,老奴早就沒命了,還說什麽晉級先天。”。

    頓了頓,福伯看著林平之有些沮喪的表情,笑道:“小少爺不用為老奴覺得惋惜。老奴這一輩子能學到武功已經是得天之幸了。況且,辟邪劍法精妙精深,詭異莫測,老奴即使隻有後天十層的修為,也足夠與先天初期的高手爭鋒一時了。”。

    林平之聽到福伯提起辟邪劍譜,腦中靈光一閃,高興的道:“福爺爺,雖然記錄辟邪劍譜的袈裟被嶽不群搶走了,但是您不是會辟邪劍法嗎?不如,您教我辟邪劍法好了。”。

    福伯聞言,臉上的笑顏一僵,隨後不自然的笑了笑,不動聲色的道:“小少爺,嶽不群搶走了劍譜,我們再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麽事了,少爺和少奶奶還在老奴那裏,我們先回去看看他們,以免有人趁虛而入。學辟邪劍法的事,咱們回去再說如何?”。

    說罷,福伯身形連閃,如鬼魂般消逝在夜色之中。

    “福爺爺,福爺爺。”林平之連喊了兩聲,見福伯頭也不回,身影消逝,隻好無奈的歎息一聲,緊跟著追了上去。

    福伯和林平之一前一後,在福州城的大路上奔跑,不一會便回到了福伯的住處,悄悄的回到屋子裏。福伯見林震南夫婦沒有出事,心中鬆了一口吻,就連表情都有些輕鬆,他和林平之說擔憂林震難夫婦,並不是完整為了轉移話題,他心裏也確切擔憂有人打他們的主張。

    林平之見到父母沒事。對著福伯道:“福爺爺,我父母他們都沒事,你來傳授我辟邪劍法吧。我師父叫我回福建來就是為了讓我到老宅找到辟邪劍譜修煉的。現在劍譜被嶽不群奪走了,這世上又隻有您會辟邪劍法。您就教教平之吧。”。

    福伯聞言,盯著林平之道:“你師傅知道辟邪劍法的缺點還讓你修煉?”。

    “對,對。”林平之連忙點頭道:“福爺爺,學辟邪劍法是我師父讓我做的,您總不能讓平之違反師命吧?”。

    福伯聞言,眼中寒光一閃而過,林平之看著這一瞬間的福伯,一股陰冷的感到自後背升起。深刻骨髓,全身汗毛乍起。可是當林平之再次看向福伯時,福伯又恢複到了平凡的樣子,隻是嘴中喃喃道:“看來我鬼劍林福久不出江湖,任誰都敢算計我林家的後人了。”。

    “你說什麽?福爺爺。誰算計我?”林平之困惑的道。

    福伯微微一愣,笑道:“沒事,沒事。小少爺,老奴是不會教你辟邪劍法的,辟邪劍法不合適你。好了,小少爺。你休息吧。”說罷,福伯就要向外走。

    林平之見福伯要走,匆忙道:“福爺爺。現在這世上隻有你會辟邪劍法,你若是不教我,我去哪學?”。

    “那就不學。”福伯一邊走一邊道。

    “我不學辟邪劍法,難道就讓辟邪劍法失傳嗎?”林平之向前跑出兩步,想要攔下福伯。

    “就是學,也不能讓你現在學。”福伯頭也不回,閃身掠過林平之。

    林平之見福伯已經快要走到他自己的房間,急聲道:“若是現在不學辟邪劍法,平之如何找青城派報仇。如何重振福威鏢局!”。

    福伯聞言,身形一震。站在原地,喃喃道:“重振福威鏢局。重振福威鏢局。”。

    林平之見福伯停下腳步,心中一喜,剛想上前,持續勸告。就聽“嘎吱”一聲,福伯打開房門,道:“讓老奴再想想吧!”。

    等到林平之追到門口,福伯已經關上了房門。林平之無奈的歎息一聲,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淩晨,林震南一個淩晨都不見福伯的身影感到有些奇異,不由得想到了青城派襲來那天詭異的情景,強裝鎮定的對著林平之道:“平之,你福爺爺怎麽還沒有起來,你去看看。”。

    林平之知道此時福伯很有可能在想辟邪劍法的事,但還是點點頭,向福伯房間的方向走去。來到福伯的房間外,林平之拍了拍門,剛想說話,卻見房門被自己拍開。林平之走進房間,卻發明福伯並不在房間。

    林平之想了想,覺得以福伯的武功應當不會出事,轉身走出房間,關上門,向著大堂走去。

    林震南看到林平之回來,見林平之神色沒有什麽變更,心中暗自鬆了一口吻,問道:“平之,你福爺爺怎麽了?”。

    林平之剛想說話,突然一個聲音從大堂之外傳進來。

    “老奴沒事,讓少爺擔憂了。”。

    福伯自外麵走進大堂,身上沾著一些露水,腳下還沾有一些黃泥。

    林震南見到福伯的模樣,問道:“福伯,您去哪了?”。

    “沒事,沒事。”福伯擺擺手,接著道:“老奴隻是去老爺的墳上看了看。”。

    林平之見到福伯和自己父親說完話,連忙問道:“福爺爺,那件事你想得怎麽樣了?”。

    福伯歎了一口吻,道:“小少爺,吃完早飯,你來找老奴吧。”說罷,慢悠悠的走出大堂。

    林平之聞言,心中一喜,草草吃了些飯,向林震南夫婦打了一聲召喚,快步向著福伯的房間跑去。

    林平之到了福伯房間的時候,福伯已經預備好了茶水,見到林平之到來,指著旁邊的椅子道:“小少爺,請坐。”。

    見林平之依言坐下,福伯道:“小少爺,若是在傳宗接代和振興福威鏢局之間選一個,你會選擇什麽?”。

    林平之聽到這個問題,一頭霧水,但還是答道:“當然是傳宗接代,古人雲‘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福伯聽到林平之的答案滿意的點點頭,道:“若是這樣,小少爺就不能修煉辟邪劍法。”。

    “為什麽?”林平之不解的驚叫道。

    福伯歎息一聲道:“因為,修煉辟邪劍法須要自宮。”。

    “什麽!”林平之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驚訝的看著福伯。

    福伯道:“辟邪劍法是當年遠圖公的成名絕技。相必小少爺現在也反響過來了,老爺並不是遠圖公的兒子,而是遠圖公的義子。當年遠圖公怕林家後代禁不住名利的誘惑,自宮練劍,特地沒有將辟邪劍法傳下來,而是藏到了佛堂之中。就是老爺都沒有得到辟邪劍法真正的傳承,隻是學會了辟邪劍法的劍招。”。

    “可是,可是……”林平之“可是”了兩聲,最終沒有問出自己想要問的話。

    福伯見到林平之的樣子,微微笑道:“可是,為什麽我修煉了辟邪劍法,是吧?”。

    林平之點點頭,福伯接著道:“那是因為,老奴先天身材有缺點,是天閹。”。

    林平之點點頭,又問道:“福爺爺,你說我們林家傳下來的是辟邪劍法的劍招,按理說辟邪劍法那麽厲害,就算是隻有劍招,也不應當這麽差呀。”。

    福伯搖搖頭道:“辟邪劍法和其他劍法不一樣,他最主要的是奇特的內力,有了這種奇特的內力加持,辟邪劍法平平無奇的劍招才會變得詭異莫測。這種內力的作用就是將辟邪劍法的速度晉升到極致。正是因為這種內力,修煉辟邪劍法才須要自宮,否則就會走火入魔。”。

    “本來辟邪劍法要修煉奇特的內力才會厲害。可是,師傅為什麽說我見到辟邪劍譜之後就知道怎麽做了呢。難道,師傅是讓我自宮練劍?也不像呀!若是讓我自宮練這種奇特的內力,為什麽還要傳授我其他的內功呢。”先到這裏,林平之腦中靈光一閃,心道:“師傅傳授給我的內功心法,雖然沒告知我名字,但是也能感受得到是一部很厲害的內功。而且這種內功修煉出來的內力,無形無相,好像可以模擬各種不同的內力,難道師傅是讓我用這種內力模擬辟邪劍法所須要的內力?”又細心想了想,林平之以為自己想得很有可能,自己當初追蹤木高峰的時候,就不知道為何突然之間速度晉升了一截,若不是突然晉升的速度,自己也嚇不走木高峰,隻是之後自己再想晉升速度卻是不得其門而入。

    林平之想到這,衝動的對福伯說道:“福爺爺,我師父傳授給我一套內功,這套內功的內力隻要知道武功的修煉辦法,就能夠模擬出來。這樣,即使我不自宮,也能夠修煉辟邪劍法。”。

    福伯聞言驚奇地看著林平之道:“世間還有這種神奇的功法?”。

    林平之連忙點頭,道:“師父當初傳我內功的時候並沒有告知我功法的名字。不過,我師父的手腕高超的很,他老人家拿出來的武功,想必不會差。”。

    福伯從林平之這裏得到確認,欣喜若狂,說道:“若是真有這樣的功法,對我林家來說就是天大的驚喜。今後,我林家弟子不用自宮也可以修煉辟邪劍法了,隻要修煉了這套內功,別說是辟邪劍法,隻要知道秘籍的武功都能夠用出來。走,小少爺,我們去找少爺,叫他們整理東西,咱們分開這裏,這裏已經不安全了。”。

    林平之和福伯來到大堂,將有人發明此地的事告知林震南,林震南當即表現全家去洛陽。而福伯則趁著林震南夫婦整理東西,開端教林平之辟邪劍法內功。(未完待續)。

    ...。

(责任编辑:調皮的皇帝)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