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糖果碰碰樂 > 二更第九隊,章歸十四緊迫義務閱求訂

二更第九隊,章歸十四緊迫義務閱求訂

2023-03-20 23:39:14 [德州牛仔] 来源:內丘新聞網
    “來人,”。    蝮蛇氣呼呼地喊道,

    聞言,蝮蛇的警衛員小跑進來,

    “去,去給我將眼鏡蛇叫來,有義務,”蝮蛇氣的渾身有些發抖,

    見狀,警衛員神色著急道:“首長,你的身材,”。

    聞言,蝮蛇擺手道:“沒事,你趕緊去,我自己吃顆藥,快去,”。

    聞言,警衛員咬咬牙,敬禮,然後轉身快去跑去,

    蝮蛇手有些抖的將取出一顆藥,含住,喝了口水,吞下,

    看著桌子上那慘不忍睹的照片,蝮蛇閉上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吻,再睜開眼時,閃耀著逼人的殺氣,

    眼鏡蛇正在和隊員進行搏鬥訓練,卻發明,大隊長的警衛員著急地跑了過來,

    “大家都停一下,有情形,”眼鏡蛇跳上泥坑一邊喊道,

    聞言,正在劇烈搏鬥的眼鏡蛇隊員們停了下來,一個個在泥坑裏看著和眼鏡蛇交談的警衛員,

    半晌,警衛員轉身迅速離去,眼鏡蛇神色驚疑地朝泥坑裏的隊員們招手,

    “十分鍾後聚集,速度,”眼鏡蛇吼道,

    “哦哦···有義務嘍,”金環蛇幾人神色高興地吼道,從泥坑中衝上來,

    十分鍾後,眼鏡蛇小隊全副武裝,在廣場待命,

    “報告,眼鏡蛇前來報到,”眼鏡蛇走進辦公室朝蝮蛇敬禮道,

    “看看吧,”蝮蛇神色很不好看,將桌子上的照片推到眼鏡蛇麵前說道,

    聞言,眼鏡蛇奇異地拿起照片和資料,第一眼,他的瞳孔猛地一縮,仿佛看到了驚恐的事情一樣,

    手有些發抖的看完一堆照片和資料,眼鏡蛇紅著眼睛抬開端,看著背著身子正望著窗外的蝮蛇,

    “看完了,”蝮蛇沉聲道,

    眼鏡蛇可以從他的聲音裏聽出壓製的殺意,

    “看完了,”。

    眼鏡蛇繁重道,聲音中同樣壓製著澎湃洶湧的殺意,

    “眼鏡蛇小隊,即刻動身,前往邊疆這個蒙族村落,要··要是遇到活著的,給我救回來,要是··要是遭受敵人,給我擊斃,這些喪心病狂的毒販,他們是在 報複,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這意味著,由於我們的緣故,這些村民才會慘逝世,動身吧,別的我不多說,我等著你們,另外,通知逝世神黑曼巴小隊假期提前停止,也不差一天假期,告知他們,給我用最快的時光返回,上次就不該給他們多批三天假期,去吧,”蝮蛇聲音很繁重,

    “是,”。

    眼鏡蛇挺直身子再次敬禮,然後迅速離去,

    蝮蛇基地廣場,

    “哎,小青你說這次會是什麽義務呢,”銀環蛇賤笑著問竹葉青道,

    聞言,竹葉青那個火大啊,擺出搏鬥架勢道:“來來來,銀環蛇,我和你比劃比劃,你丫皮子有癢了是吧,”。

    “別鬧了,你們倆就不會消停會嗎,”矽蛇搖頭道,

    “沒事沒事,來一場,上啊銀環蛇,”金環蛇鼓動道,

    “我說你丫就是怕天下不亂啊,” 土蛇一臉黑線道,

    聞言,響尾蛇一臉高興道:“來來來,竹葉青,咱倆比劃下,”。

    “別鬧了,眼鏡蛇回來了,看那表情我有種不好的預見,”突然土蛇看著返回的眼鏡蛇皺眉道,

    聞言,其他隊員都站好,一個個懷著衝動的心境期待新義務,這段時光都都快閑出鳥來了,

    “全部都有,立正,”眼鏡蛇沉聲喊道,

    “踏踏踏···”一陣整齊的踏步聲響起,

    “講一下,”。

    “哐哐哐···”。

    土蛇等人雙腿岔開,雙手背後,神色嚴正,

    “大家都看一下,”。

    眼鏡蛇將一張張慘不忍睹的照片放在每一位眼鏡蛇隊員麵前停留一下,然後走到下一位,

    “呼呼····”。

    很顯著,看過慘不忍睹的照片後,大家情感都很不穩固,特殊是那個村落他們以前履行義務時,停駐過,而現在,,

    “都看清晰了嗎,”眼鏡蛇大聲吼道,

    “看清晰了,”土蛇等人紅著眼睛粗著脖子吼道,

    “現在,我宣告命令,上級命令,,接到可靠情報,伊市接近哈境鄰近蒙村遭到暴徒襲擊,這批暴徒是h過那家打著正規牌子的公司裏的人,就是和我們幾次交手的毒販,”眼鏡蛇神色很差,

    “這群猖狂的毒販被咱們幾次阻攔,上次更是全殲,所以他們展開了猖狂的報複,蒙村隻是第一個村裏,也許他們此時正在報複下一個村落,上級命令,我們即可動身,搜尋這幫喪心病狂的毒販,幹掉他們,上級正在和h國相幹部門接觸,必要時,兩國特警結合行為,我們是先鋒隊,你們有信念嗎,”眼鏡蛇嚴正喊道,

    “時刻預備著,”。

    聞言,眼鏡蛇雙眼寒光閃耀,吼道:“動身,”。

    眼鏡蛇帶著眼鏡蛇小隊鑽進叢林,同時也通知了在外的逝世神黑曼巴小隊,

    於此同時,正在和母親以及到家裏來串門的鄰居一起吃午餐的刁兵,

    “嘿嘿···多謝李姨稱讚,我也就是個當兵的,嘿嘿···”刁兵笑道,

    “瞧這孩子謙遜的,都是軍官了,真是個好孩子,”李姨誇讚道,

    其他幾個鄰居也誇讚刁兵,誇讚楊梅養了個出息的兒子,

    看著母親那幸福地笑顏,刁兵心裏暖暖的,

    突然,刁兵手機響了,笑著掏出手機,他突然神色笑顏消逝,看著手機上奇特的毒蛇,他立馬起身,

    “媽,對不起,軍隊有緊迫義務,我得趕回去了,李姨、王姨你們慢慢吃,”刁兵說著就跑回屋子,整理行李,

    “額,”。

    一飯桌人都傻眼了,楊梅腦海中隱隱顯現丈夫當年也經常如此,不由心揪了起來,

    刁兵直接換上常服,走到擔心的楊梅麵前,朝楊梅敬禮道:“媽,我下次回來好好陪你,這次軍隊緊迫義務,我必需按時歸隊,對不起,”。

    聞言,楊梅微微一笑道:“注意安全,去吧,”。

    聞言,刁兵重重地點頭,朝幾位鄰居點頭,然後急衝衝地出門,

    “哎,”。

    楊梅起身,走到窗前,看著樓下那離去的背影,有些傷神···(在這裏向所有因為義務不能回家的軍人致敬)。

    於此同時,烏市正在和家人吃午餐的上官峰手機響了,一看之下,趕緊起身,向父親等人告罪,然後急衝衝離去,

    白頭蛇、葡萄樹蛇、澳洲老虎、烙鐵頭、鉤盲蛇、綠瘦蛇等,不管他們在做什麽,都在接到蝮蛇特殊的通信時,一個個扔下手頭的事,急匆匆地趕往伊市,趕往蝮蛇特種大隊,

    一天半後,蝮蛇特種大隊,廣場前,

    刁兵等人一個個筆挺的站著,全副武裝,待命,

    十分鍾後,蝮蛇坐著軍隊越野車行駛過來,

    蝮蛇下車後,走到逝世神黑曼巴小隊前,

    “全部都有,立正,”。

    “敬禮,”。

    刁兵高聲喊道,

    見狀,蝮蛇站直回禮,

    “大隊長同誌,逝世神黑曼巴小隊聚集完畢,應到八人,實到八人,請指導,”刁兵高聲喊道,

    聞言,蝮蛇敬禮後喊道:“歸隊,”。

    聞言,刁兵回禮,然後轉身小跑歸隊,

    蝮蛇接過警衛員遞給他的照片和資料,走到刁兵麵前,遞給他道:“這是這次的義務資料,”。

    聞言,刁兵慎重接過,然後驚疑地打開文件袋,

    從看第一張照片時,刁兵神色已經變了,隨著看的進度,他的呼吸越來越繁重,最後充斥殺意,將資料遞給澳洲老虎,

    “呼哧···”。

    同樣澳洲老虎也難以克製殺意,這讓其他人神色微變,眉頭緊皺,

    等到所有人看完資料後,一個個眼睛通紅,渾身緊繃,一股殺意蔓延,

    “逝世神黑曼巴小隊聽命,”蝮蛇嚴正地喊道,

    聞言,所有人立正,一個個盡量平息心中的怒火,

    “上級命令,伊市蝮蛇特種軍隊參與這次的”清毒”行為,眼鏡蛇小隊兩天前已經動身了,h國也派出特警小隊在伊市邊疆那頭安排防線,隻要這群喪心病狂的毒販退回h國,就會遭受追剿;現命令逝世神黑曼巴小隊即刻動身,搜剿毒販,”蝮蛇大聲宣告道,

    “你們有信念完成義務嗎,”蝮蛇嚴正地問道,

    聞言,所有隊員神色嚴正大聲回道:“保證完成義務,”。

    “動身吧,”蝮蛇大聲喊道,

    “全部都有,向右轉,齊步跑,”刁兵大聲喊道,

    五分鍾後,逝世神黑曼巴小隊鑽進叢林····。

    看著逝世神黑曼巴小隊的離去背影,蝮蛇穩重地敬禮,雙眼中充斥了欣慰,

    於此同時,伊市靠近邊疆的某一村落,正上演的一場鬼子進村的慘狀,

    慘叫聲、暴虐的大笑聲、槍聲,嘈雜一片,場麵慘不忍睹,

    一個婦女四肢被綁在兩根木樁上,渾身衣物被撕碎,兩個毒販正在侵占,還不是的割上一刀子,鮮血、女人的慘叫聲、毒販的變態笑聲,一切恍如地獄,

    還有一個毒販大笑著跟著一個缺了一支胳膊的村民身後,看著那個村民慘呼向前爬想要逃跑,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被血浸濕的土地,

    讓人目恣欲裂的是,那個牲畜毒販竟然一腳踩住村民,然後一砍刀,將村民的另一隻手臂砍掉,鮮血噴灑,村民慘嚎,毒販大笑···。

    (感冒好嚴重,睡了一天,暈暈沉沉,全身骨頭疼,明天去醫院打點滴,好不容易保持起床碼字,求支撐,)。

(责任编辑:AG亞遊)

推荐文章
  • 楊紫瓊創造曆史!

    楊紫瓊創造曆史! 北京時間3月13日上午,第95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將在美國洛杉磯舉行。在此之前,獲得多項提名的《瞬息全宇宙》就備受矚目。而頒獎禮當天,這部氣質獨特的電影更是橫掃奧斯卡現場,接連拿下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 ...[详细]
  • 太子奶事件,比狂飆還狂飆!

    太子奶事件,比狂飆還狂飆! 十多年前火爆全國的太子奶忽然消失了,近日網上爆出迫害太子奶老板李途純的五個人全部歸案。據報道,某市副市長夥同其下屬共5人,妄圖製造冤假錯案,想非法占有太子奶集團。此案造成李途純舅舅高博文死亡,元老李立 ...[详细]
  • 第二百三十三章冤家路窄2

    第二百三十三章冤家路窄2 “大哥?我們什麽時候能力到天玉學院啊?”焰橙橙一臉無聊的說道,這天玉山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危險嘛!“快了!到了那裏之後必定不要惹是生非,知道了嗎?”焰飛一臉嚴正的說道,一年前的事情,他還記憶猶新,願望這 ...[详细]
  • ?ڶ??ٶ?ʮ??????սǰʮ??1

    ?ڶ??ٶ?ʮ??????սǰʮ??1 ??С?ӣ???????Ҫ???뻢Ѩ???????????䲻????ð????һ?仰????????֮????һ?????漴?ع?????????С?????????????????ţ?һ???ȥ?? ...[详细]
  • 第七十九章 情到深處

    第七十九章 情到深處 來人絕對出乎刁兵的意料,也讓刁兵蛋疼,他認為,隻要自己和別的丫頭有一點交流,這個丫頭就湧現了!“月··月兒!”刁兵吃驚道。【,他真的沒想到會遇到上官月兒,真真的,兩人從很久前就斷了接洽,聽上官峰說,上 ...[详细]
  • 第五十三章 要臉啊?給你吧!

    第五十三章 要臉啊?給你吧! 第五十三章要臉啊?給你吧!未知處。“你畢竟是誰?”文對著麵前的黑衣人說道。++。“我便是我,但是你真的是你自己嗎?”黑衣人對著文說道。“我就是我啊。”文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你真的肯定你是自己嗎?”黑 ...[详细]
  • 第二百一十七章家族大比4

    第二百一十七章家族大比4 “每次有五組戰役,一組一百人!抽到雷同數字的人站到雷同的數字擂台上,一到五百號,上台!”這次似乎有好戲可以看了呢!半個時辰後,所有人都抽好了簽,各自回到了座位上。.。砂塵,紗布,砂菲,砂文,砂美,砂平 ...[详细]
  • 第二百一十五章家族大比2

    第二百一十五章家族大比2 “嗤!不過是一個被人擯棄的孤兒而已!有什麽好值得誇耀的!”尖酸苛刻的女聲響起,讓王陵之的手一頓,麵具下的臉頓時變得陰雲密布。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雖然前世的事情他不在意了,但 ...[详细]
  • 第十二章歡迎來到地獄!

    第十二章歡迎來到地獄! “撻撻撻····”。“都給我彎腰,沒學過武裝泅渡嗎?不彎腰想被敵人發明嗎?想要爆掉腦袋嗎?”眼鏡蛇舉著手裏的步槍開槍並且大聲吼道。“得得得···”。菜鳥們都凍得打顫,但是又必需前進,因為隻要上岸,他們 ...[详细]
  • 第二百二十六章前往天玉山1

    第二百二十六章前往天玉山1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多謝!多謝!”楊明湖一臉惡毒的瞪了一眼多管閑事的王陵之,想要抱著人分開,卻是被六個麵具少年攔住,心下不悅。.vodtw.。“不知逍遙公子這是何意?難道是在要報酬?”楊明湖一臉鄙夷的 ...[详细]